兩名裁判辛苦的「補破網」(趙純孝攝影)